立足古城 放眼八方 贴近生活 旨丰喻远!

365文萃

首届张之洞文学奖征文专栏
当前位置: 主页 > 张之洞文学奖征文 > 散文 >
翻页 夜间

张之洞文学奖征文 四婶 鲍陆胜

征文作品——作者: 鲍陆胜 发布时间:2018-07-14 15:34浏览:

四婶走了,带着遗憾,带着不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挚爱的亲人。 天地呜咽,江河同悲。 接到四婶去世的消息,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清晨。那天早上,6点钟多一点,父亲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快起来!四婶走了,你抓紧时间回来一趟!”我的昏睡的头脑仿佛一刹那间就清醒过来:尽管我早已知道四婶检查出胃癌晚期有一年多了,但对于她的去世还是觉得很突然,没有丝毫好心理准备,要知道,就在上周,还听母亲大人说起四婶“人很清醒”。况且我还正准备着出国事宜,想着出国前和妻子再去看一看四婶的,没想到,死神的降临竟是如此之快,呜呼哀哉,痛哉悲哉! 我是去年冬天得知四婶患胃癌病的,那时我还在菲律宾国。四婶是在县里医院做的手术,妻子去看她的时候,跟我说“四婶精神很好,人也很乐观”。我想着也是,四婶一生性格乐观开朗,为人热情,大方。对于自己的病能有如此的心态,很是符合她的性情,也符合她的为人处事。有时候,她反而安慰我们这些去看望的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能想得开,人总是要死的,你们也不要难过。”

但,如此坚强如此乐观的人,也终究抵挡不住病痛的折磨,终究还是撒手人寰。 记忆里,四婶嫁给四佬的时候,模样俊俏,身材修长,在我眼里算是仙女级的了,心想着,我的四佬真是有福气啊。最让我对四婶有好感的是,她的热情大方,她的能说会道,还会教我们唱歌。



“正月里来是新春/家家户户挂红灯/老爷高堂饮美酒/孟姜女堂前放悲声/二月里来暖洋洋/双双燕子绕画梁/燕子飞来又飞去/孟姜女过关泪汪汪……”我的最原始的音乐细胞或许就是从那时那地开始培养的。 我的父亲兄弟五人,我父亲排行老三。排行老四的四叔,按我们安庆老家当地习惯称“四佬”。四佬年轻时也是英俊潇洒,模样周正,虽然书读的少,但四佬头脑灵活,聪明能干,会做木工,会做粉丝,会织鱼网会打鱼等等,要不然同一个村子的四婶也不会看上四佬的。小的时候,我的家和四婶的家是斜对门,中间只隔了一条小土路,可谓“鸡犬之声相闻”。每每到吃饭时,四婶总是招呼着我过去吃菜,脆生生的甜萝卜,香味扑鼻的粉条,辣乎乎的小鲫鱼,等等,都是我记忆里诸多的美味佳肴。那时的我实在不知道,四佬何以如此能干,四婶何以如此会操持家务,会做如此好吃的饭菜。 原来,四婶在娘家排行老大,按现在时髦的话说,是个标准的“大姐大”。四婶下面有兄弟六个,都说“长哥当父,长姐当母”。此话一点不假,四婶在娘家就是不折不扣地充当着母亲的角色,帮着母亲洗衣、做饭、带孩子,不时的还跟男劳力一样到生产队里挣工分,以养家糊口,六个兄弟一个接一个地看顾,其间的心酸苦辣可想而知。
   四婶一生只生了两个男孩。按我们老家的风俗,有儿有女才赛过神仙。有一天,不知是谁在四婶家的门口放了一个女娃。那个年头,经常有人家生了女孩不想要的,就暗地里送到别的人家。当然,送去的人家也必须是信得过的,有一定经济能力的才可以。四婶就这样抱养了一个女儿,取名成梅,也算是儿女双全了。中年得女的四婶,又是一番操劳,供吃供喝,供她上学,供她读书,把成梅拉扯成人,最后进厂上班。听说就在上个月,成梅与本乡镇的一位小伙定了亲,过了门,四婶算是完成了最后一桩心愿,终能够含笑九泉了。



   四婶走了,留给亲人无尽的悲伤和苦痛,但最最悲伤和痛心的是我的四佬了。那天早上,我驾车一个多小时赶到四婶灵堂时,只见四佬守在四婶的灵柩边上。此时的四佬,脸色苍白,形容憔悴,面无血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我实在不忍心地走了过去,叫了一声“四佬!”四佬疲倦无力地抬起头,“你是哪个啊?我现在都不认得人了诶。”我的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强忍着悲伤说,“我是陆胜!”或许是如同过度悲伤的堤坝打开了缺口,四佬断断续续的与我倾诉了许多许多与四婶的恩爱往事,以及四婶临走的那一刻,是多么多么的不舍。“昨天下午你四婶还跟我有说有笑地,叫我就去转转,别老呆在家里,家里闷。我就出去了一下,没想到将近夜里11点的时候,就不行了,她嘴巴好像要张开,又张不开的样子,我想她肯定是还有什么话要交待,不一下子,就闭上了眼睛……你叫我怎么舍得,叫我怎么活啊……”我知道四婶四佬一生伉俪情深,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四婶的离去真的让四佬太过悲伤难过。 四婶的家住在我们华阳镇上,四佬凭借他的勤劳智慧,在镇上开了家木材加工厂,在弟兄五个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镇上买了房子。四婶病重期间,可能是晓得自己大限不远,便要求四佬把她弄到乡下老家的房子里去。说是华阳街上冷冷清清的,百年之后还是老家热闹,老家有亲人,老家才是她的根。并且交待四佬,搭建锅灶,装修厨房,准备好后事。四佬与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哽咽,欲哭无泪,不舍的悲伤、心疼尽在其中。

四婶的故事还有很多,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只是我的拙笔难以描述,行文至此,我已泣不成声,就此搁笔。 四婶走了,享年68岁。 四婶名叫潮兴荣,愿四婶在天之灵安息! 2018.5.23夜

照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镜中人)
【作者介绍】
本内容为作者原创,如需转摘、转发、纸质印刷,请联系365文萃编辑部。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ㅣ人才招聘ㅣ广告服务ㅣ企业服务ㅣ 投稿通道ㅣ会员服务

365文萃 2017-2023 冀ICP备17036648号
Alexa排名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