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古城 放眼八方 贴近生活 旨丰喻远!

365文萃

首届张之洞文学奖征文专栏
当前位置: 主页 > 张之洞文学奖征文 > 散文 >
翻页 夜间

张之洞文学奖征文 周 步 苍茫沧州

征文作品——作者:周 步 发布时间:2018-07-18 15:57浏览:

秋风萧瑟的季节,我来到沧州。

沧州与我是一种情愫或情结。在我打小看到的小说电视里,总有落难的豪杰或被流放的罪犯到了沧州的一幕。沧州,仿若一个历史标本或时光节点,跌宕起伏在我的苍凉迷茫的记忆里。

我是从烟台返回北京的途中去了沧州的。深秋十月的最后一个早上,阳光正好,空气也正好。在火车上,我巧遇一位沧州人,便问他沧州有什么好的去处。他想了想,说,沧州铁狮子。我喜欢把旅游的一半定位于觅古,而旅游又侧重于历史和文化。对于那些千篇一律仿若复制粘贴的现代化城市,我打心底里有一种抵牾。下车后,我再次询问路人,得到的答复仍旧是“沧州铁狮子”。看来沧州铁狮子确实名气不小。后来翻阅相关资料得知,沧州铁狮子和赵州桥一样,同为河北名胜。为1961年国务院公布的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公交车行驶了大约四十分钟,在一个叫旧州的荒僻的村落里,我找了那个他人屡次为我推荐的沧州铁狮子。看到铁狮子的那一刻,我确实被震撼了。

我没有想到铁狮子如此苍凉残破,如此的巍然雄峙。铁狮子呈黑色,因破损而打了很多支架。铁狮子通高五米开外,长六米有余;巨口大张,怒目而立,昂首挺胸,直视远方。铁狮子作为沧州历史最厚重的一笔,怎么会一直默默无闻的屈居这样一个偏僻之地呢?我在寻思。当我在这个几近残败、偏僻而破旧的的院子默视良久之后,我忽然觉得,也许,这就是真实的历史。人们总是喜欢把一些宏大的事件强加于一个微不足道的物体,而正是的历史,大致不是如此。后来看简介得知,沧州铁狮子原名“镇海狮”,铸造于后周广顺三年(公元953年),重约32吨,是世界上最大的铁铸狮子艺术珍品。沧州铁狮子于清嘉庆八年(1803年)被大风吹到,造成残缺,光绪十九年(1893年),时任知州派人扶起。如此算来,铁狮子清朝末年在沧州城南那个洼地里委屈瑟缩了近百年的岁月。

关于铁狮子的来历有多种说法。《沧县志》记载,此为周世宗柴荣北征契丹取得胜利后罚罪人所铸,取意“以镇州城”。而沧州民间的传说则是古时沧州一带滨临沧海,海水经常泛滥,海啸为害,民不聊生,于是,沧州百姓集资捐钱,请山东铸造师李云铸造铁狮,以此镇遏水患。是官方的记载真实可信,还是民间的传说更为准确?我不知道。周世宗柴荣以一个养子的身份继任后周皇位,39岁英年早逝,他在位六年的时间,为后来大宋王朝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从铁狮子身披坐垫和背负莲盆的造型以及曾经屹立于文珠菩萨庙前来推测,我更倾向于民间传说。有时候,真实的历史恰恰是没被记载的那些文字。

清人李云峥有篇《铁狮赋》,可做一读:飙生奋鬣,星若悬眸,爪排若锯,牙列如钩。既狰狞而蹀躞,乍奔突而淹留。昂首西倾,吸波涛于广淀;掉尾东扫,抗潮汐于蜃楼……这应该是有关铁狮子最精彩的一段描写,同时,我觉得也为我们点明了铁狮子的来历。

中午十二点,我顺道看了看旁边一个叫“铁钱库”的景点,便匆匆向沧州旧城走去。

 

 

沧州旧城湮没在一片荒草丛中。

沧州铁狮子距离沧州旧城有一公里的距离。我喜欢用脚步丈量大地的方式去探访和寻

觅。在去往沧州旧城的乡间道路上,一辆黑色小轿车戛然而止,停在了我的身边。“你是去看旧城的吧?我带你一截。”一个面色微黑的中年男子对我说。在城市里,这大多是趴活的出租。但这里是沧州,是多慷慨志士、广侠义之人的沧州。我道声谢谢,上了他的车子。

几分钟之后,沧州旧城到了。

沧州旧城是一座空空如也的废墟。这在我的预料之中。出乎预料的是,城池里面已平整成了庄稼地。深秋季节,冬小麦高一寸许,绿意盎然,清新葱茏,和城墙周边的荒草形成鲜明的对比。旧城南墙残高六七米,低处已夷为平地。残垣破壁时断时续,但城池轮廓依旧。在这样的荒凉残败中,寻觅一座声名远播的历史名城,我感受到的是一种莫名的惆怅和寂寞。沧州的历史在哪里?沧州的故事谁来诉说?我在麦地里中间伫立良久,再次来到城墙的残基处,拨开荒草,捡拾了几块陶片。我忽然觉得,荒草丛中的沧州旧城,就像一个斜卧在时光深处的历史老人,在独自回味着曾经的风云变幻,一个人咂摸着昔日的惊心动魄……


 

沧州旧城始建于汉高祖时期(前202年)。初为浮阳县城,也是渤海郡治所在。唐初增筑,五代更名沧州。我们现在看到的沧州旧城遗址,是宋中叶时期重建的城池。沧州是京南门户,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沧州旧城周长约十五里。这样庞大的一座城池,在岁月的长河里,发生过多少惊天动地的事情、留下了多少慷慨激昂的故事?现在已经很难寻觅了。后来,翻阅资料得知,沧州大规模的军事战争,主要发生在宋辽之间。那时,也是沧州最辉煌、最灿烂、最热闹、也最繁华的时期。沧州的历史人物众多,如扁鹊、孙膑、张郃、纪晓岚、张之洞、冯国璋等等。然而让历史念念不忘和沧州人民津津乐道的,却是唐将罗成马陷淤泥河、穆桂英血染衰草、林冲雪夜上梁山的故事。

燕王朱棣发动的“靖难之役”,是对沧州毁灭性的一次战役。公元1400年(明建文二年),朱棣佯称出征辽东,却秘架浮桥,于当年九月二十五日凌晨,在沧州守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袭沧州。沧州城破,门户洞开。那次战役扼守沧州的主帅徐凯、都督程暹、都指挥俞琪、赵浒等人均被燕军生擒。三千降卒被活埋,城中百姓惨遭杀戮……沧州城池被彻底摧毁了。沧州鼎盛的时代就这样结束了。之后,州治迁往一个叫长芦的地方,也就是现在的沧州市区。

《旧城怀古》

历代称雄郡,独留龚遂名。逢人询古迹,策马过荒城。

忆昔繁华盛,嗟今万事更。铁狮犹自立,宫殿化榛荆。

这是清代学人季瑞麒的一首诗歌。那次战争之后沧州境内大部分村落相继消失了。据说燕军忿怒于沧州民众的顽强抵抗城破后追杀所致。沧州古城消失了。沧州古城在最繁华的时期突然落幕,在最鼎盛的时候倏然淡出。但沧州大地的尚武精神和侠义气节,以及义薄云天、激昂悲壮,却随着时光的流转,愈发光鲜明亮,英武执着。现在的沧州依旧是中国的武术之乡,杂技之乡。

古沧州城遗址旁边有一块立碑记事,上书“沧州旧城”。为什么不叫沧州故城而叫沧州旧城呢,我百思,仍不得其解。

 

周步,甘肃山丹人。作品以散文、诗歌为主。作品见诸于《甘肃日报》《北京晚报》《农民日报》《读者欣赏》《散文选刊》《飞天》《中国诗歌》《延河》等报刊杂志,多次获全国散文、诗歌奖。作品入编《中国散文佳作精选集》《2012中学生最喜爱作品》等文本。写作题材以西部地域历史散文居多。散文《甘凉古道》、《大美甘州》、《焉支山下话杨广》、《西凉雪》《风流古凉州》等作为宣传甘肃形象篇章入编多个专刊和选本。多部作品被拍摄成电视散文在电视台、广播电台朗诵播出。

现居北京。从事过多个行业,多家报刊签约撰稿。主编《中国企业发展报告》等图书项目。

 
(责任编辑:镜中人)
【作者介绍】
本内容为作者原创,如需转摘、转发、纸质印刷,请联系365文萃编辑部。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ㅣ人才招聘ㅣ广告服务ㅣ企业服务ㅣ 投稿通道ㅣ会员服务

365文萃 2017-2023 冀ICP备17036648号
Alexa排名查询